家居

拒绝软银收购选择IPO 亏损收窄的Wework未来发展会如何?【北京网站建设优化】【免费咨询】

作者:admin 2019-08-02 我要评论

作为办公共享巨头的Wework近日发表声明宣称已于去年12月递交了IPO申请,很可能将于今年上市。相关机构给出的估值是470亿美元,在今年上市的众多科技公司中仅次于...

  作为办公共享巨头的Wework近日发表声明宣称已于去年12月递交了IPO申请,很可能将于今年上市。相关机构给出的估值是470亿美元,在今年上市的众多科技公司中仅次于Uber。但Uber流血上市在前,Wework想要成功上市可不容易,虽然两者企业性质不同,但Wework近年来的挑战并不比Uber少。

  从财务数据上看,虽然Wework营收增长迅速,但亏损严重,想要扭亏为盈难度较大。而来自主要投资方软银的收购压力仍在。除此之外,创始人根据兴趣四处投资也引发了外界的担忧,曾有投资人表示因为Wework投资冲浪泳池企业而放弃投资。在中国市场上,Wework想要站稳脚跟也并不容易。

  但我们同样注意到Wework近年来的国际业务增长迅速,复核增长率达到100%,可以想见,未来国际业务将会贡献更多的营业额。而在中国市场上,虽然Wework与中国共享办公企业竞争激烈,但他提供的社区服务或许将是他最大的优势与护城河。纵观Wework表现,其能否成功上市仍是未知之数,但若想成功上市,或许需要注意以下方面。

  营收高速增长无法弥补巨额亏损,国际化业务成未来营收方向

  从营收来看,2017年Wework实现营收8.86亿美元,2018年营收18.2亿美元,同比增长105%左右,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Q1季度营收为7.28亿美元,同比增长112%。虽然Wework至今并未公布招股书,但单从营收方面,我们看到Wework的营收增长十分迅速,其主营业务为办公空间共享,其他业务包括WeLive提供灵活的居住服务以及WeGrow提供的教育服务以及其他投资。

  虽然无法通过招股书了解三者营收比例,但从Wework发展历史来看,办公空间共享仍然是营收大头,且已经向全球化发展。而另外两项业务局限美国, 提供的营收十分有限,也并非Wework的发展方向。营收还可以分为本土(美国)以及国际化两项业务,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8年Q4,国际化业务占总营收43%,增长迅速。国际化可能将成为Wework未来主要营收方向。

  从利润来看,目前Wework尚未盈利,2017年亏损达到9.33亿美元,2018年亏损为19.3亿美元,同比增长约106%,增速略微超过营收,但在2019年Q1净亏损额收窄至2.64亿美元。截止到目前为止,累计亏损达到19亿美元。盈利对于一家公司能够成功上市以及上市后的表现十分重要,特别是今年扎堆上市的美股。亏损的Lyft和Uber流血上市,而盈利的Zoom上市暴涨80%或许能说明盈利的重要性。

  营收和亏损的同步高速增长其实说明了共享办公行业的现状,2018年以来共享办公行业发展迅速,竞争激烈,为了抢占市场,包括Wework在内的企业接受投行的巨额融资再用融资补贴用户现象十分严重,造成了营收越大,亏损越严重的扭曲现状。

  而Wework想要实现扭亏为盈十分困难,特别是在近期,一方面是共享办公行业的竞争仍在继续,一方面也与Wework的策略有关。Wework在采访时表示目前烧钱竞争是为了扩大市场份额,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,当Wework在这一市场处于垄断地位时将获得盈利。但实际上,即使不谈反垄断法案,想要在全球获得垄断地位也并不容易,即使Wework目前已经是这一行业的巨头。在Wework十分在意的中国市场,就已经有无数的竞争对手蛰伏。

  目前Wework的收费方式主要是两种,【北京网络公司:15611115563】,会员收入和服务收入,相关媒体认为其未来的营收方向主要是服务收入。截止到目前为止,Wework共有40万左右的会员,大企业会员占据了32%。截止到2018年年底,会员已经累积为Wework贡献了超过20亿美元的营收。未来Wework的营收或许将更加依赖会员收入。

  投资压力进一步加剧Wework 盈利难题,中国市场将继续烧钱竞争

  Wework目前的资金主要来自软银,而软银对于企业的收购力度有目共睹,虽然Wework拒绝了收购,但这或许意味着未来想要通过软银融资将会十分困难。在此情况下,Wework的创始人或许将成为Wework继续成长的一大阻碍,其基于兴趣的投资在不少投资人和机构看来很难与Wework目前的营利模式整合。而Wework瞄准的中国市场似乎也并不那么容易占领。

  (1)拒绝软银收购减少资金来源,未来筹资或将遭遇困难

  Wework自2010年成立以来,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筹集了大约120亿美元,其中软银贡献了约105亿美元。截止到2018年为止,软银拥有Wework大约20%的股份,但从公司的控制权来看,Wework的创始人诺依曼依然拥有公司绝大部分投票权。

  2018年软银及其愿景基金计划出资160亿美元收购Wework,其中100亿美元用于收购所有在外股份,【北京网络营销:15611115563】,另外60亿美元将在未来三年逐步注入Wework公司。但软银孙正义提出的方案最终被否定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软银2019年给予Wework的投资仅为20亿美元。而这笔钱能在烧钱激烈的中国市场维持多久将成为Wework的一大问题,而拒绝收购后还能从软银获得多少投资也将是一大笔问题。

  (2)多方面投资难以整合盈利,创始人或成Wework发展阻碍

  前不久Facebook或遭拆分的新闻引发市场高度重视,建议拆分的长文称马克·扎克伯格对公司的控制权太大将不利于Facebook的发展,对于Wework来说也是如此,其创始人诺依曼近年来根据自身的兴趣投资了不少企业。而这些企业与Wework的主要营业方面并无关系,这一度引发了投资人的担心。

  目前为止,Wework在曼哈顿开办了一所名为WeGrow的私立小学,并在2016年收购了一家生产冲浪泳池的公司42%的股份,毕竟,诺依曼十分喜欢冲浪。其还在 2017年以1.17亿美元收购了活动组织网站Meetup,在2018年以1.26亿美元收购了搜索引擎优化和营销公司Conductor ,另外Wework公司投资了天然食品公司Laird Superfood等等。从投资的公司性质来看,这些公司与共享办公行业的联系并不大,而包括软银在内的股东均对创始人投资行为表示拒绝评论。未来这些企业是分开运营还是整合都将是Wework面临的一大问题。

  除了各种投资以外,创始人诺依曼还曝出利用公司牟利,诺依曼曾经将自己旗下多处房产租赁给Wework,为此Wework付出了数百万美元,这一数据目前还在上升。为了方便诺依曼的出行,Wework还为其购买了私人飞机。而Wework目前并没有制衡诺依曼的方法。

  (3)中国的烧钱竞争还将继续,Wework在办公业务上并不占优

  Wework对中国市场十分看重,近年来在北京,上海等中国多个城市快速扩张。但在扩张过程中其遇到了中国本土企业的阻挠,目前来看中国的主要对手主要有氪空间、优客工场、SOHO 3Q、梦想加等等,其中氪空间的威胁或许最大,毕竟两者在运营模式上最为接近,而两者的市场占有率也最为接近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「北京网站推广」提高网站推广效果,做

    「北京网站推广」提高网站推广效果,做

  • 网站内容创作优化思路有哪些?【北京制

    网站内容创作优化思路有哪些?【北京制

  • 网站长时间优化没效果?如何解决优化问

    网站长时间优化没效果?如何解决优化问

  • 阿里影业:不回头的慢生意【企业品牌创

    阿里影业:不回头的慢生意【企业品牌创